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花園會所  連絡方式

學員分享一


難得的提早在下班時間一到就溜回家。一路從桃園溜到淡水去參加 Navanita 之夜。
這是一個以音樂帶領跳舞的課程,跳舞則是會讓自己的身體知覺重新體驗,而不是以邏輯來決定自己的手腳怎麼擺。
一開始,隨著音樂的節奏,眾人各自以自己的感覺來擺動。音樂的節奏是有變化的,不曉得怎麼用文字來形容,總之可以當做不同情境的音樂吧。對我而言,這個一開始還真是有點難融入。一方面看到別人的舞姿美妙又動感,另一方面則是自己感覺很旁觀者的樣子,似乎是以觀眾的角度來看待在場的其他人,覺得比較有融入的大概就是有那麼一點在享受音樂。尤其是在節奏較經快的部份,有那麼一種好像沒有動感到自已會想要有較有勁的律動,但是又覺得身體的擺動太慢,無法跟音樂搭在一起。最深刻的感受,大概就是這雙手了。覺得雙手很重,覺得雙手不是自己的。好像在這樣的節奏感之下。手好像要做些什麼事,但是又做不出來的樣子。事後這麼分析起來,可能可以說是手覺得應該要做些什麼,而頭腦覺得不妥;或是說手不曉得要做什麼,但是頭腦覺得應該要做些什麼。從課程的出發點來說,應該會支持前者吧(笑),畢竟這是讓人忘掉頭腦、找回身體的課程啊。
由於雙手一直不知道他應該被擺在哪裡,索性在音樂更慢時閉上雙眼,不再看別人的動作,就讓自己可以更 enjoy 這樣的音樂。周圍,在閉上眼睛之後,它的大小也就不那麼重要了,並且很幸運的,這樣的柔和及緩慢的節奏,不足以帶領我移動到會撞到人的位置上。我守著一腳為支點,另一腳自由移動的空間擺動,享受著我所聽到的音樂。
下一階段,每個人要找尋的是空間。這個空間六面水泥牆圍起來的空間內,再扣掉其他存在於空間中的人及物,所得到的可以自由流動的空間(隱約記得老師有提到 flow 這個單字),大抵來說,就是大家都在動,自己也在動,但是要動得輕鬆又不會撞到人,並且如上一階段般,身體的擺動是要跟音樂融合的。套一句合氣道的術語,應該可以叫做同化(blending) 吧。這裡有個很有趣的現象,第一個是原先我一直都喜歡待在角落,並且當我們設定老師所站的位置叫前方時,我喜歡待在後方的角落。因為被要求要流動,所以我就流到前方去了,但是當我到了所謂的前方之後,總是要往回走的(因為沒空間了嘛)。這一轉身,我覺得我把原先的後方視為前方了。我想,我個人應該是安於處在無人重視的角落吧,所以我的感覺會直接設定前後方。因為方形的空間基本上是沒有前後的,所以前及後的設定其實是人為。至於我喜歡讓自己所處的空間變成較不受重視的位置,這又是可以做一大串心理分析,算是大議題了,以後有興趣再分析吧。另外雖然我喜歡往無人的邊邊角落流去,但是大部份人似乎喜歡往中央流去,這造成了大家都聚集在中心,如果頭腦這時要出主意,它應該會說因為人是群居的動物,所以才會聚向中央;或是說所謂空間,就是給人一種空曠的意識,所以正中央跟牆邊比起來,相對空曠。當我們站在正中央時,四週都叫空間,但是當我們右邊是牆時,我們只會覺得只有左邊跟前後有空間。
這個階段有一個重點,就是要去感覺身體所想要移動的位置,然後讓身體很自然的自己移動。倒也不是都不做身體就會自己動,而是不要用頭腦去想要做什麼,用感覺,去感覺身體各部位想要怎麼動,然後放輕鬆讓身體自己移動。

出自http://www.wretch.cc/blog/slchen1013/26486365

 

 

學員分享二

Navanita 信任I-TRUST

 

我是Mukti,時間過得很快,一年又過了,親愛的Navanita又來到我們身邊,教我們記得那被遺忘的語言----身體的語言。

一輩子沒聽說可以和身體對話。去年的暑假,上了三階的舞蹈整合教學確實體驗很多,真實的在自己身上看見身體的語言,那是一個未知,更是一個奧妙。我是一個麻醉護士,20幾年的工作都在給予身體麻醉藥,不斷地摧殘身體。在書本上得知身體有自癒能力,但在醫學領域不曾看見有人傾聽身體的聲音,要如何和身體做朋友,可見那都是頭腦的引導,從來不是來自於“心”的引導。如今通過舞蹈,我找到那份自癒的能力。

在第一階的信任課程,我深深地呼吸,讓我的內在空間變大,變自由,產生移動,清楚的找到脊椎,使用腰椎、尾椎、胸椎、頸椎,可以自由的使用呼吸與脊椎,那個身體的自發性產生了。突然間,我感覺我失控了,我像一團火,舞動著身體。我感覺到那自在、輕鬆、無以言說的美的能量,同時更體驗“愛”就在裡面,它本來就在你裡面,從來不從失去。我終於懂了,於是信任開始產生。

Navanita花了很多時間,幾乎是每天都在和我們催眠,一再地要我們小組討論,直到真的懂了身體的訊息和身體成為朋友。聽起來很玄,但是經過五天的練習與身體對話,我感覺那個奧祕是,看見身體的不舒服部位,請身體告訴你“身體你要為我帶來什麼訊息?”,哇!好神奇!裡面好像有什麼爆開了,然後在眼前就有一個圖像出現。那就是訊息所在。有時候還會覺得身體某個地方不舒服,取CD與身體對話,似乎有一個按摩師就在那個酸痛部份,幫你敲打、按摩,直到舒服為止。這是何等的奇妙!

更大的發現是,課程結束,回到家也是不斷練習。在這過程中,有一次竟然在左邊有股強大的能量流向心臟,整個人舒暢無比,感覺心輪有個更大的打開,又再次感受“愛”在裡面。頓時有道光進來,接著在生活中有很多新的事物or向度陸續在我身上產生。Eq:在一個家族追思會中,有一份感動,於是我看著自己成為那個“愛”,在會場上淚流滿面,不斷地擁抱,全場上的每個親人,不只是自己覺得自己很美,在場的人都覺得我好美,好溫馨的畫面。原來找到“愛”擁抱變得如此簡單。其實是生活上的任何事都變簡單了。

感謝這個課程來到,讓我體驗真實的愛。在四月份我的父親因癌症去世,一直以來和父母是疏離的,就在此時“愛在我裡面”,讓我有勇氣碰觸爸的身體,在他身上給予撫摸、按摩。木訥的父親是不會說出他的需求,但是我可以感受他的需要。因為透過課程我了解身體的需要,雖然沒有言語,他是被滋養的。此刻讓我沒有遺憾,終於可以和爸那麼親近,即使他已離去,我們還是可以用心溝通的。

身體是最真實的,沒有了頭腦,回到身體,身體就是那個“當下”,當下即有力量。它是沒有界限,讓它可以更敞開與外界連結。

 

 

 

學員分享三

Navanita IV、觀照者的健身

愛與感謝       

   致  Navanita

                      From: 魏嘉言

我帶著什麼都不知道而來

因著奧修的愛以及我對祂的愛

在此與Navanita相遇

這是生命中的第一次  我接觸到   一個陌生人

卻帶著滿滿的愛   没有緣由的  深深的愛著我(每一個學員)

那讓人動容  讓人放鬆 

讓人想墜落在深邃無法以言語形容的溫柔裡

 

每一個小遊戲裡  每一次靜心裡

那些美妙而新奇的體驗你要親自參與了才知道

我愛了奧修十幾年這卻是我參與的第一次課程(Navanita系列)

(因為我對人群没有興趣  我知道有些路是要靠自己去完成的)

我出過車禍  我熱愛舞蹈

我知道這是存在的巧妙安排(讓Navanita來引領)

我感激這一切

 

去年7月我參加了”觀照者的健身”課程

並在最後一堂課中透露了9月要結婚的訊息

課程結束後

我帶著清新的自己回到現實生活裡

並持續在住家附近的小公園裡健走做些伸展

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的最佳狀態(不論是身體或心靈)

没想到美麗的事情就發生了

8月我懷孕了  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神奇

我相信我邀請了另一個美麗的靈魂  來豐富我的生命

我不是特別喜歡小孩子的那種人

但當我懷著孩子的時候

我突然明白    存在是用什麼樣的愛在愛我們

每當我害怕的時候

我就會告訴自己

這個存在的孩子(我們每一個人都是)

存在會看顧著她  不要無謂的擔憂

 

生命裡的每一天

我都在持續學習著  體驗著

當一個母親的角色  一個妻子的角色

但不論外在的角色是什麼

都不會動搖了我深愛著自己

我喜歡現在的自己

不論我擁有什麼  失去什麼

愛著什麼  恨著什麼

開心著  憤怒著

嫉妒著  悲憫著

我就是我

 

不論我身在何處

奧修的愛在我的血液裡

這一次的課程雖不能親自參與(因為要照顧3個多月的小孩)

但没有關係

因為不論是帶孩子  還是去參加課程

我都覺得很棒

(非常enjoy)

現在我不禁好奇Navanita 聽到我的消息會有什麼表情囉

也許有一天

我可以帶著我的孩子一起來玩耍

呵呵

想念妳 Navanita

 

「頭薦骨共振」是一種以非入侵的方式來連結身體核心系統,喚醒身體的自癒能力。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