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花園會所  連絡方式

我的三把覺知鑰匙──接受巫帕迪所教授的創傷療癒個案分享

分享者:夏瑪

  跟治療師會談時,我提到幾個景象。

  有些片刻是幼稚園的年紀,有些片刻是小學二三年級的時候,不變的都是我被媽媽責罵。當時的小小的我腦袋一片空白,覺得不知如何是好,那心情是,我整個敞開的迎向母親,但換得的都是母親的打罵。

  與媽媽的議題處理了很多年,所以我帶著有點厭煩的心情接受這個有關創傷療癒的驚嚇個案。現在跟媽媽的關係是很好的,但是因為這個議題在我日常生活中以別的形式浮現,所以只好再來看一次。

  記得驚嚇個案的治療始祖巫帕迪(Upadhi)說:對小孩子來說,許多的驚嚇情境大人看似可笑,但它就是這麼深植在小孩子的系統之中,讓他攜帶著某種信念過活。所以驚嚇個案的重點是,讓我們重新經驗那情境,去看清那個情境讓我們攜帶著甚麼樣的信念過活,讓我們因此對外有了甚麼樣的投射,然後,我們辨識出此時此刻與當時情境的不同,我們練習把投射收回來,把覺知帶回到日常生活。

  在開始第二次驚嚇療程之前,治療師跟我說,過程中我重回的情境不見得是我剛剛所說的事件,要我帶著開放的心,進入未知。果然如此,因為我回到的是母親的子宮。

  曾經在別的團體裡面經驗過這種重生過程,我不驚訝。這次療程中我再次經驗母體傳來的悲傷與絕望,以及懊悔又懷了這個孩子。過程中治療師要我用聲音或身體表達我的感覺,但是我說悲傷與痛苦癱瘓了我。後來,治療師在我的第二及第三脈輪做能量工作時,我整個人就哭出聲了,就崩潰了,我沒有求生的意志,我感覺我的心空空冷冷的。

  結束後,治療師要我記下這個驚嚇的情境是如何影響我的日常生活,然後第三回的驚嚇療程時跟她一起分享。

  於是,我開始去檢視我自己,第一個浮現腦海的是「我無法享受生命」。我對日常生活事物不感興趣,覺得吃喝玩樂很無聊,我沒有特別想要甚麼東西或關係,因為我不希望自己對這個世界有所留戀。我不想去感覺,那會讓我失去控制,我需要武裝我自己,這讓我在日常生活中容易緊繃。

  但是,我也察覺到一件事。「感覺不會死人」,只要我不過度認同,感覺來了又去,就像風吹竹林一樣。但是當我想到讓感覺充滿全身時,還是會一陣顫慄,覺得很可怕,很危險。可是我也想,我的所有的防衛就好像是築起城牆,以保護自己這個空洞的王國,雖然這讓我覺得安全,但是它空蕩蕩的。所以,守著一個空洞的王國,不見得會比讓感覺淹沒要好,但是頭腦就是害怕失控,害怕王國崩解。

  隔天當我跟治療師分享我的觀察時,治療師從我的分享裡面,幫我淬煉出三把覺知的鑰匙:「在日常生活中,當我害怕受傷時…」、「每當我沒有辦法享受我的生命時…」、「每當我害怕失去控制時…」。她說她會在療程中將我自己發現的覺知鑰匙交還給我,讓我每拾起一把鑰匙就配合一個深呼吸,深化那份覺察。

  於是,我們開始第三回的療程,我重回驚嚇的情境,也是無聲吶喊不想活下的感覺,直到治療師在旁說到:「我知道你好寂寞,你好無助……」我的眼淚才潰堤。最末,她給我這三把鑰匙,同時榮耀我對自己的愛與勇氣,結束這個驚嚇治療。

  我帶著三把鑰匙,如同治療師說的,每天念個兩三回,然後我有了一些了解。每當我念著我的鑰匙時,有一種放鬆的感覺。我好像不需要解決什麼問題,只要「看見」,看見自己的模式,自己的投射,自己的現狀,然後神奇的是,光是這個看見就帶著一種療癒了……。我想,這個驚嚇個案,讓我練習把覺知帶到生活當中。而之前參加的團體雖然也探討過同樣的議題,但是因為少了這個純然的看見、接納與覺知,讓我還是無法放鬆,於是深入的理解就出不太來……現在,如同治療師說的,我已經不是住在母親子宮的嬰孩了,我是一個大人了,過去的情境引發的模式與投射曾經保護過我,讓我存活下來,但是它已經不再適用了。現在的我,就是帶著這份覺知生活就夠了,然後,某個片刻,或許短或許久,我就能夠將投射收回來,如實看清生命境況。

「頭薦骨共振」是一種以非入侵的方式來連結身體核心系統,喚醒身體的自癒能力。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