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花園會所  連絡方式

愛與靜心-摘錄於「與大師同在」

  奧修在好幾百個達顯和演講之中對我們談論關於男女關係的問題。 它似乎是西方門徒主要的絆腳石,也是我們的能量會分散過去的領域,它讓我們一再一再地在同一個圈子打滾。在早期普那時代每天晚上的達顯裏,有很多情侶或夫婦會坐在奧修的面前述說他們的問題。他會帶著無比的耐心來聽,試著以很多方式來對我們解釋,叫我們不要把事情看得很嚴肅,要在愛和瞭解方面成長。

  他有時候會教給他們一些伴侶可以一起做的靜心技巧。

  在早期這幾年,我愛上了靜心,我不瞭解為什麼人們會那麼容易將能量轉向別的地方。在靜心當中我自己就覺得很滿足,所以我並不需要別人。然而也可以找到一個很好的平衡,因為我也聽過奧修說他不想要我們像尼姑或禁欲的和尚一樣的生活。然後,當然有一種自然的生物拉力,那是不能用「我是一個靜心者,我不需要跟任何人在一起」這一類的想法來跟它抗爭的。如果有一個禁欲和單獨的週期自然來臨,那是另外一回事。任何自然來臨的事必須被允許。

  有一個想要單獨的週期很自然地來到我身上,它維持了一兩年,然後我又再度擺盪到關係裏。

  我對關係的定義是:當兩個人在一起,那個愛的花朵已經凋謝之後,他們基於需要、執著、和希望那個愛能夠再度復活而仍然在一起,所以在那個同時,他們會互相抗爭。這變成一種權力的遊戲,經常在爭看誰可以駕馭對方。需要有很強的覺知和勇氣去看清那個愛情事件在什麼時候變成了一個關係,將兩個人分開成為朋友。

  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是要很全然地去生活,去探索我自己內在的深處,並且很有創造性地將它表達出來。如果在一個愛情事件當中跟某一個人在一起能夠在這些方面對我有幫助,我就會投入它。我不想去思考兩個人要怎樣才能夠在一起。我不重視「上帝安排」而可以維持一輩子的婚姻,我覺得那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或許有一些例外,但是我還沒有碰過這樣的人。

  過去一些和尚和真理的追求者,甚至現在在修道院裏面的人,他們都拋棄了愛和性,他們將自已跟異性切斷。我可以瞭解為什麼。當我愛上一個人,它可能會引起很大的困擾。所有的情緒,比方說像憤怒、嫉妒、和欲望,我本來以為那些東西都已經從我身上消失,但是一進入戀愛之後,那些醜陋的東西又再度浮現。

  跟奧修在一起,允許人生的各種色彩發生,那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沒有什麼事被拒絕,只有一件事被加進來「覺知」。奧修跟我們分享他的智慧,然後他返到後面,給我們充分的自由去瞭解,或是不瞭解。他採信任態度,如果我們現在不瞭解,那麼透過我們自己的經驗,我們的聰明才智將會變得更敏銳,然後有一天,我們就會瞭解,他根本不會做些什麼來干涉這個過程。

  從奧修所在的高處看下來,我們一再一再地在關係的痛苦中打滾,那簡直是一件荒謬的事。聽到他對我們講的一些話,它似乎很容易。我們為什麼不能很單純地去過我們愛的生活,為什麼我們總是必須受苦?我所瞭解到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依賴。當我使用別人作為工具來避開去看我自己的單獨時,就會有依賴產生。奧修所說的涉及關係的陳述總是讓我很難下嚥,因為它違反了我最深處的制約。所有我曾經聽到的歌曲所唱出來的都是關於「我的男人」或是「我的女人」。認為兩個人是完全自由的,沒有一個人是屬於任何人,這種觀念得花上我好幾年的時間來消化。

  「自由是如此令人喜悅的經驗。你的愛人在享受自由,你也在享受自由。你們自由相會,也自由分離。或許生命將會再度把你們拉在一起。很可能……所有關於愛情關係的研究者都指出一個現象,但是那個現象到目前為止都不被任何社會所接受。即使在今日,當我說出這些事,我也是遭到世界各地譴責。當你的男人對其他的女人有興趣,它並不意味著他已經不再愛你,它只是意味著改變一下口味。

  在新的世界裏,我貢獻出我的整個生命想要創造出這樣的世界,應該沒有婚姻,只有愛人。只要他們喜歡在一起,他們就可以在一起,當他們覺得他們已經在一起太久了,有一些改變是好的。沒有傷心的問題,也沒有憤怒的問題,只是一種對自然很深的接受……」

欣友 「與大師同在」第十六章

「頭薦骨共振」是一種以非入侵的方式來連結身體核心系統,喚醒身體的自癒能力。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