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花園會所  連絡方式

代歆撰文
 
  來上共依存,是因為先生外遇。這對大多數的女人而言都是非常痛苦與難啟齒的,同樣的,我也經歷了整整半年的被背叛、憤怒、失去自我價值與失去信任的煎熬感受。

  但我比其它女人幸運的地方,在於我走出來尋求資源,當其他同樣處境的女人因為害怕、恐懼,選擇躲在黑暗角落獨自隱泣療傷時,我卻開始參與支持團體與接受心理諮商,來面對心中這個化不開的結與痛。

 當時的我天天以淚洗面,同時還必須忍受先生的言語暴力,與他時而爆發的憤怒情緒。在共依存工作坊裡,我第一次看到了原來我的內在也有非常大的憤怒,但是我表達不出來,這憤怒就卡在我的喉嚨,任我怎麼努力怎麼叫也叫不出來。在那幾天裡,每個參與的學員都呈現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我才明白原來每個人的內在都是一樣的,在重重的面具之下,都是一顆顆怕自己不被愛、不被認同的脆弱的心。因為怕受傷,所以我們就用憤怒、種種防衛機制,來掩藏我們真實脆弱的心。

 帶著這樣的領悟,我回到家面對我的先生,我發現我清楚地看到,他的易怒是為了遮掩他的恐懼,因為他也像我一樣,怕不被愛、不被認同——這些我們承接自我們的父母、家庭、社會的種種有條件的愛,只有當我們做了對的事,才值得被愛、被重視。我看到他的內在竟有一個那麼微不足道、覺得自己不配、不夠好的內在小孩,故意用憤怒把自己武裝起來,好證明自己的價值與力量。當我看到這一點,我釋懷了,我們的爭吵,原來都是彼此的防衛機制在作怪,要隱藏的,是彼此那顆受傷、易碎的心。

 進入課程的第二階段,我們更深入地直接進入內在那些脆弱的核心——羞愧感、罪惡感、恐懼、驚嚇等種種感受,並實際去經驗它們,但不是沉溺其中,而是帶著一份全新的覺知,重新去經驗孩童時期的痛苦——這些感受從來沒離開過我們,雖然我們已經是成人了,但外在的事件,像是夫妻失和、先生的外遇、親人的離去…每一件事都牽動著我們內在孩童的最初感受,讓我們無力回應、痛苦不堪。

 在一一經歷那些內在孩童的傷痛後,我的心開始柔軟,也開始能接納自己內在的種種負面情緒,不再將它們推開、置之不理,我可以溫柔地照顧自己,也開始能與痛苦獨處,不再逃離了。讓我驚訝的,我先生對我的態度開始改變了,他不再那麼容易發怒,對我也有更多的尊重,他開始會好奇,為什麼我不再像以前那樣跟他鬧、跟他吵、老是以淚洗面,反而能從他的立場來了解他、支持他。

 在共依存的第三階段時,學員們被鼓勵進入更深的內在,在那幾天裡,我們每天都像是要死個好幾回一樣,因為那是我們每個人內心最深處的黑洞,在那黑洞裡,沒有光、沒有愛,也沒有希望。沒有人想待在那間教室裡,可是每個學員都留了下來,因為我們知道,這個問題遲早都要面對,我們能逃到哪裡去呢?但只要穿越那個黑洞的試煉,我們就會發現我們內在的核心—愛與光明、完整、合一。

 這段期間,我與先生的關係有了更明顯的不同。我想他被我感動了。以前的我是如此有個性,不認輸,處處要求公平對待,但也因為如此才過得如此辛苦,因為我認為人一定要靠努力與爭取才有幸福可言。但生命清楚地向我證明,過去的那一套真是大錯特錯。因此我現在學習接受,學習讓生活變得容易,學習向生命更大的力量 ——亦即存在的本身——臣服。以前我對先生的愛是有條件的,但現在我的愛擴大了,因為我重新有了對生命的信任與勇氣,讓我可以接受生活中的一切,並且相信,我一定是安全的。

  或許老公的外遇問題還沒完全解決,但我知道,這支生命的舞步,我只想跟他跳,我不想換另一首曲子或另一個舞伴,我只想這輩子跟我老公好好把這支舞跳好。

  我也想跟所有的朋友分享:放棄,是最容易的方式,但是卻錯失了學習的機會。覺知問題,進入它、穿越它,才能得到真正的生命智慧。

「頭薦骨共振」是一種以非入侵的方式來連結身體核心系統,喚醒身體的自癒能力。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