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奧修說  連絡方式

什麼是能量?在西方醫學發達盛行的今日,許多病痛得到醫治,但難解無明的文明病也越來越昌行。底下是巫帕迪(Upadhi)在奧修花園所主辦的「能量座談會」的節錄,她解釋能量、能量工作以及能量的整合療癒力。

 

一、想請問,有沒有一個簡單的方式,能將能量工作介紹給一般社會大眾?我自己本身在做巫術能量工作,對我來說不是那麼容易。

  我不知道什麼是巫術能量工作,我知道巫術能量工作也許是來自於我的教導,因為巫術能量帶領者阿南塔(Anana)以前是我的學生。

  多年來,我看到越來越多人對於能量工作是敞開的,事實上,人們對於這類型的工作是很飢渴的,可以確定的是,對於你所在做的工作你有多放鬆,賦予多少價值,你就越能賦予你的工作價值,就有越多能量可以召喚人來跟你做個案。能量是非常奧祕的,能量工作不像其他,有什麼定義,但是另一方面那是生命的本質。這間教室是能量,車子的聲音是能量,所有一切都是能量,太陽是能量,樹是能量,我們是能量。量子物理學來到了一個點,了解到萬事萬物皆能量。組成我們的東西,跟組成這個麥克風、組成這個空間的東西都是一樣的,只是頻率不同。在我們裡面有所有一切,這是我們所有人都在尋找的,如果你真的賦予自己價值,以自己獨有的方式,給予另一個人一些體驗,即使只是小小的體驗就已經很棒了。不要太過於在外尋找,回到你自己,我賦予我的工作價值嗎?這個可以讓我豐盛嗎?我真的擁有它嗎?然後事情就會發生。當你在給出時,放入你的能量,讓愛的振動可以在你周遭擴散。特別是當你跟他人說話時,說的簡單些,當有人問起你提供什麼樣的個案,簡單的回答,因為能量是最簡單的一件事了。

 

二、我聽很多人說過老師帶的能量課很好。但是我好奇的是,回到現實生活中,我們都會欲求不滿,因為我們得不到某人或是某事。能量是無形的東西,有時候可以在靜心課中感覺到放鬆,但是回到生活中又欲求不滿。我已經三十一歲了,我想知道老師的能量課可以幫助讓我的生活更和諧平衡嗎?

  所以現在,我們面對的是,三十一年總是在重複同樣的事情,突然間妳來到團體,妳了解到在團體是容易的情況,當妳回去,每個人都是老樣子,妳也回到老樣子,也許慢慢地,上過一些課,妳會開始明白與其繼續老樣子,妳可以有別的作法,這需要靜心,需要很多靜心才能將靜心帶到世俗之中,那需要很多的火。在團體之中我可以給妳很多的火,提供一個空間讓妳找到妳的能量,能夠打破一些模式的火,讓妳自己能夠體驗到,空間是在妳裡面的,裡面有一個放鬆的空間,然後慢慢地,妳就可以將它帶入到妳的世俗生活中。它是很少立即發生的。

  我去到奧修那裡,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待在社區裡,當我第一次去的時候我在那裡待了半年,一個團體接著一個團體的上,當我沒在團體之中時,我一天還做三個靜心,我每天做亢達里尼好多年,六個月之後奧修把我送回到西方,因為我爸爸正瀕臨死亡,我的在場是一種敬重,那時我可以看見自己回到老樣子。接下來我去了奧瑞岡三年,住在社區中,然後我又回去,我花了好多年才讓我能夠開始在市井中靜心。但是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妳,現在來的這些人,這些對於用靜心來使自我覺醒的人,進展真的是快多了。或許是因為妳們運用了我們的經驗,也許妳們比我們當時是更加準備好的,我不知道,但是那正在發生,但是請不要因為發現妳自已回到舊有的情況就失去勇氣。

 

三、所謂的能量途徑的工作,以妳來說,會是用什麼樣的方式?

  我的工作在兩個層面上,如果我只在能量上工作的話,而沒有瞭解性,那是不夠的。舉例來說,在團體裡,我們要了解到是什麼防止我們活出全部的能量,因為通常來說,我們只活出3%的能量,妳能想像嗎?只有3%!所以我會讓你們做很多的練習,讓你自己去實驗,我怎麼可以得到更多的能量?什麼是生命能量?我在哪些地方不讓我自己進到那個能量之中?我有什麼恐懼?對神性的能量敞開又意味什麼?那些不同的能量是什麼?這種種一切都需要時間來探索,所以當我說我在團體中會燃起一把火,我是指強度,我會將你帶進到那樣的強度中,讓你可以感覺到比平常更多的能量,也讓你了解到,在日常生活中,是什麼讓妳無法活出更多能量,這無關乎於好不好,而是一種讓你可以帶進日常生活中的東西。

 

四、曾經有一個能量老師說,每個人應該要找到自己的能量才能蛻變,真的是這樣嗎?還是能量是普遍的現象?

  能量是一體的,比如說你看一朵玫瑰,那是能量變成了玫瑰,蓮花是能量變成了蓮花,所以在你我之間基本的能量是一樣的,儘管你是在男人的身體、我是在女人的身體中,儘管你是在台灣長大、我是在義大利長大,而這個能量,依情況而定,也依物質化的方式而定,變成了一朵叫做你的花,變成了叫做Upadhi的花,這裡面有一種獨特性,但是並不特別,基本的能量都是一樣的,因為這是宇宙。當佛陀說找到我們自己的神性,就是在說這個,你裡面的本質和我裡面的本質都是一樣的,某些方面來說,你聽到的那位老師所說的話,或許指的就是這件事情,就是賦予你自己獨特性,並且記得基本能量都是一樣的,那真的是一種放鬆。

 

五、我國中時很喜歡跑馬拉松,記得有一次我大概跑了一個小時都沒有停下來,我非常疲倦跑不動了,但只是一瞬間,我覺得我好像才剛開始,又繼續往下跑了一小時,我一直記得這個經驗,因為那很美妙,身體甚至比一開始跑的時候更輕。這在能量上有沒有什麼解釋?

  我經常拿你所說的這個當作例子,發生在你身上的是你進入到更深層的丹田能量,那是我們生命的源頭,你可以把它觀想成一口井,從那口井中我們可以連結到存在的能量,對於丹田,戈齊福有非常科學性的解釋,當奧修說到丹田時,他所說的也是戈齊福的,他將丹田分為四個部分,第一層就是普通層,用來供給我們一般生活所需,當你遇到在運動領域中俗稱的「撞牆期」並超越它,你就會來到一個不尋常的一層,那就是你剛剛所說的一種很輕的感覺,如果你繼續,你就有可能會到達下一層,那層叫做宇宙層,那也是Abebe Bikila所觸碰到那一層。Abebe Bikila是一位很不可思議的馬拉松跑者,他贏了很多金牌,他總是赤著腳跑馬拉松,他說,「來到某一個點的時候,我就是跟神合一了。」同樣的,登山之神Reinhold Messner在接受採訪時也說到,到了某一個點之後就再沒有努力,而是在跟神對話,所以當你再進入到宇宙層下一層,你就進入到涅槃層。奧修曾說過,那時候你就直接連上了宇宙能量,那時候甚至連神都沒有。我所做很多的能量工作,是立基於兩件事情,一是深入丹田,就像有人常問我說,你從來都不會累耶!那是因為我去到丹田,所以一旦你知道那方法的話你就可以去到那裡。也許你都是在肉體累的時候就停下來,當然你要照顧你的肉體,但是當你隨著能量的話,能量是無盡的,一旦我們進入到丹田,就聯繫起心了,因為心是煉金術的蛻變能夠發生的地方,一旦當我們進入丹田並聯繫起心,我們就能夠向來自於天空的能量敞開來,當我們能在丹田紮根時,我們就不再感到游離,因為當我們向神性的能量敞開卻沒有好好紮根時,那並不真的有用。在這裡,我們尋求的是從第一脈輪到第七脈輪的整合,一種完整性,而不是部分。所以我可以了解你所說的經驗,當你去到那裡是一種很輕盈的感覺,很珍貴。

 

六、作夢跟能量有關係嗎?在日常生活中我經常感到平靜跟喜悅,但是我有很多夢,通常是發生在清晨,而我夢到的夢境通常是跟現實中的壓力有關。

  夢境是我們情緒體的一種釋放,心理學家、一些巫士會運用使用它。我覺得那是一種現象,而我比較是在真實本質上工作的;夢只是頭腦層在夜晚的釋放,情緒在夜晚的釋放,所以有時候它可以給我們一些訊息,有時候就只是垃圾,是一些我們需要去宣洩的東西,只是它發生在夜晚。你看,我們的身體頭腦真的很睿智,對於它本身的自我療癒有許多不可思議的訊息,那都是我們無法想像的,所以有時候夢,是一種身心系統清理自己的方式,那不是很好嗎?

  而你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是喜悅,但是實際上的發生是你有很多壓力,你並沒有真的有意識的讓那些壓力浮出表面來,但是你的系統非常聰明的,因為它所做的是,它開始透過夢境而釋放,你的身體系統正在告訴你,「嘿,照顧我一下喔!」你可以做一些靜心,有些靜心是可以幫助你釋放掉那些壓力的。

 

七、我個人的能量起起伏伏,我喜歡高能量的狀態,覺得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能量低的時候就像個廢人,我不能接受。該怎麼讓自己比較快的再度高起來?最近一次發生這種情形,是兩三週以前,對於想做的事情感到厭倦,再也不喜歡我正在做的事,但又覺得應該去做……

  這就是重點,妳認同了那個對抗。有一面是能量的一面,另一面是你應該要做的,所以在你裡面,你進入了掙扎,能量就往下掉,你沒辦法原諒自己做了不想做的事,因此覺得很糟,所以並不是你的能量往下掉,能量會往下掉是因為我們認同了什麼,能量一直都在那裡為我們所取用。當我們認同了什麼,就有很多的壓力出來,看,這是能量,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我不想做,但是我正在做,那會發生什麼?所有的能量就都跑到這種緊張之中了,你開始對自己感覺很糟,因為再次做了不想做的事,再次沒有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後你持續這樣直到來到一個點,很多的能量來到了思想的型態的點,那就是你認為你沒有在做對的事情的這個想法。當我們在這裡面的時候,能量就會往下掉。我建議你去看看你的認同是什麼,因為那個認同才是我們能量往下掉的原因,這不是一件你沒有責任的事情,一旦我們看到我們是有責任的那個人,我們之所以有責任是因為我們投注能量在認為我們不應該去做那些我們應該做的事情,然後,我們就自由了,因為我們如果能感覺到能量就是這樣子上上下下的,我們就是能量的主人。以這種方式來看,當我們說:「這是能量低沉,這是我的認同,真有趣,我們來看看!」那你就能夠自由。

 

八、我也有同樣的情況,能量的轉變在高潮與低潮之間,但是我什麼都沒有做,至少我意識到我什麼都沒有做,它就這樣自己變化,有時候好像在天堂,可能隔個幾小時,可能是晚上,我就到了地獄,一切都不順,我也不曉得,至少我什麼都沒有做。這能夠用能量來解釋嗎?

  這是頭腦。當你是放鬆的,能量就是能量。我們會將能量詮釋成天堂,充滿喜悅、高能量;而低能量的時候就說是地獄,那是我們頭腦的解讀。

  如果你說「我感覺喜悅」,很好,你知道感覺喜悅就是一種我們跟存在是和諧的一種徵兆。當你感覺到你跟人們之間的愛有在流動的時候,即使人們跟你相處有什麼困難,那仍然表示你是和諧的。當你感覺很糟的時候,那表示有什麼是沒有順著能量走的,也許你陷入認同了,而多半是你的期待在那個片刻沒有被滿足,你的內在某些部分正在批判所發生的事情,然後置身其中就變得不是那麼輕鬆了。在那個片刻,發生就是發生,沒有什麼不對的,要知道的是在那個片刻,我沒有接受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本然,換句話說,就是沒有順著能量的流走,沒有跟存在的能量一起流動。

  所以對你來說,當活在喜悅之中時就很棒,沒有活在喜悅之中時就想說怎麼會這樣?我非常了解你說的,我的建議就是仔細去看,當它發生時,去看怎麼會這樣?允許自己去追蹤,去了解到「我現在沒有對事情的本然說是」,然後當那種感覺過去時,喜悅就回來了。如果喜悅沒有回來,那就表示只是我的頭腦接受它,但是我的整個存在卻沒有接受它。那能怎麼辦呢?

  就像Kavisha所說的,她是神秘學院的一位老師,也是我知道唯一受奧修要求去教導他門徒的老師,同時也是我鍾愛的老師之一,在這個情況她會說,「把你自己拎起來,拍拍灰塵,重新來過。」

 

九、失眠跟能量狀態有關嗎?

  有兩種類型的失眠,一種跟靜不下來有關,跟一種內在的緊繃感有關。表示說有一個什麼是你沒有對它說是的能量。還有另一種類型的失眠,當你能量真的很高昂的時候,之後當你躺下來,身體很深入的放鬆,但是仍有一種清醒,妳沒有緊張,而是很安靜的,也沒有念頭來去,通常隔天也不會累,有時候我也有這種類型的失眠,那我的頭腦就會開始擔心,也許我就不會有足夠的能量可以來帶領團體,有時候我會有這樣的念頭通過。

 

十、我想請問如果個案的能量一直都是在頭部,那我們要怎麼幫自己以及對方的能量下來?

  目前我知道的方式是在薦椎的地方處理,另外就是用足浴的方式,除了這些,老師還有其他的建議嗎?

  為了要幫助能量都在頭部的這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跟他的第四層的能量身體連結,也就是精神體,因為這表示這個人對於在頭腦中所通過的思想形式起了認同,實際上我們所有人對於思想形式都有認同,當我們認同思想形式,我們可以察覺到的是能量都往上,進入到幻想,我們並沒有真正紮根。我不知道你給的是哪種類型個案,從能量層面來說,焦點放在幫助這個案的第四層能量體能夠釋放,同時透過身體,讓他能夠落實根植於地。如同你稍早提過的,在薦骨還有腳的部分工作。如果你只有在他的身體工作,你可以協助這個人,但是比起你若能夠同時在第四層能量體工作的話,就不是那麼完整。這是就個案來說。

  就個案給予者來說,當你在給個案時,你變得沉重、滿或是能量很低沉,或是有任何不舒適的感覺,當你在人們能量體上工作時,你遇到的認同,也是在你自己系統當中尚未被清理的部分。當你內在有什麼東西是不清楚的,你就會進入到你內在的緊繃中,你可能會因為想解決個案的問題而緊繃起來,或者有可能因為注意到打擾你內在的什麼事情而變得緊張,那就是個很好的機會,很棒的機會,因為這就表示透過這個個案,你內在的什麼可以浮出表面來,這是很好的。

 

十一、我提供的是靈氣與頭薦骨個案,如果個案是小孩子,那麼在第四層能量體上工作有沒有什麼限制?會因為年齡而受到限制嗎?

  我接受過頭薦骨,但是我不是這方面的老師,我也不給頭薦骨個案,你最好去問你的老師。

  我自己也是靈氣師父,就能量層面我可以回答你。就我的經驗來說,小孩子知道的比我們還要多,他們如果要的話,就看他們要多少,在哪個部分要它;當我跟小孩子一起工作時,個案時間從來都不是一小時,我從來不給超過一小時的直接能量工作,對小孩子,我十五分鐘、二十分鐘就停了,你就順著他們,比起我們,他的精神垃圾比我們少的,所以你可以不用去擔心小孩子的精神體(第四層能量體)。當你以靈氣在精神體上工作時,你只是給予符號,然後在這上頭工作。當我說在能量體工作時,我是說真的在精神體上的能量來工作。

 

十二、我會問這個問題是因為這個小孩子現在是九歲,應該曾經受過驚嚇,可能是出生時或是襁褓階段。他被診斷為身心障礙的孩子,他沒辦法跟人家有互動,不會談話,他訊息收得進來但是發不出去。所以說受過驚嚇的小孩子是不是精神體是需要被治療的?還是說,比較強制性的治療法不太適合在這個孩子身上?

  你不可能去強迫這個過程,你只能把你的愛澆注在他身上,將關懷放在他身上。你是不可能強迫他的,他也會從你的愛跟關懷之中得到很多的放鬆,對這個孩子來說是很美的一件事。

  強制性的療法不要做,不只是這個孩子,對誰都不要。

 

十三、靈氣對於血壓有影響嗎?

  有一次,有一個人因為免疫系統的疾病服用類固醇,而有了胃出血的情況,當我為他作靈氣之後,那時候他是在加護病房,隔天他的血壓有點上升而有輕微滲血的現象。所以我想問的是,靈氣對於血壓有影響嗎?有這種出血情況的人是不是不適合接受治療包括遠距治療?

有,能量會影響。

  對於靈氣,我的方式是將它當成很好的工具,但是在靈氣中有什麼東西是缺乏的,不夠的,為了要就人的健康來給予幫助的話,我們真的要了解自己在做些什麼,像這樣給一個人作靈氣是一件事,但是對於某些疾病,我所發現的是,就能量工作,我們得要了解身體在做什麼,因為能量隨著意念而動。如果我將手放在肝臟上卻不知道肝臟在做什麼的話,那沒關係,但是如果我同時連結器官的功能,也連結上在那個器官上有的病痛是什麼,隨著我的意念,允許能量可以到達那裡,帶著療癒本身的新訊息,那這樣他所得到的會更多更好。

  這就像是如果一個人正在接受手術的話,你是不可能為他做遠距治療的,這點你知道嗎?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有可能清醒過來。所以當手術進行中,我們是傳送遠距治療給動手術的醫生,讓醫生對於手術中的操作得當。所以我的建議是,如果你要針對人的身體工作的話,就要更了解解剖學,以及對於罹患病痛的那人所需要的是什麼。那麼你就可以給予身體系統一個正確的訊息來療癒它自己。比如說當你在做能量工作,有時候我們要冷卻其能量,有時候則要給予火的能量,但是如果當個案需要的是火能量我們卻給了冷能量,就不會有用。所以在能量上工作是非常微細的,我們得很小心。

 

十四、你的意思是,如果了解那個功能,比較清楚那個運作,那在輸送能量的時候會達到比較好的效果。但是我個人的經驗是,如果我很放鬆的話,能量會有比較好的流動;但是如果我把意念給帶進來的話,反而會是能量流動上的阻礙。

  如何不帶有緊繃的給予意念是種藝術。

  如果你能到達那一點的話,你的療癒工作就會變得更好。放鬆並不表示我們就沒有聚焦,全然的意思是我們聚焦在某件事上面,但是這個你也可以用一種放鬆的方式來做。

 

 

治療師簡介:

  當還是一個小孩的時候,莉塔.巫帕迪就開始研究能量,她深深地被能量的動向與療癒力所吸引。她出生於義大利一個富有的家庭,但在她的內心深處卻常常感覺到有一股召喚,於是她離開了舒服的家,離開她習慣的生活模式,踏上靈性探索的旅程。

  在二十三歲時,巫帕迪遇見了她的靈性師父。透過他的教導,她創造了一個深度探詢與自我療癒的方法,而這個方式是奠基於在日常生活中對能量移動的覺察。同時,她也將她的生命投入於靜心,以及探究如何讓人以一種更為自然、放鬆的方式與人相連、與地球連結。

  巫帕迪分別在印度、美國居住多年,在兩地生活的經驗讓她得到許多洞察,她了解到集體無意識是如何影響著人的機械化行為,而這是任何文化皆有的現象。她曾經與許多不同的人工作,比方說「OPH能量調和」的Chidvilas Pascariello,驚嚇療癒的Bhadra,她從中得到許多深刻的洞見與禮物。

  她曾經在印度普納、義大利的羅馬以及美國舊金山的療癒與神祕學校執教。在她帶領的訓練課程或工作坊中,總是充滿著全然接納與放鬆的氛圍,所以她能夠與學員建立一種直接的連結方式。她能夠帶著你接觸到自己能量的最深本源,讓那些能量在愛的滋養下變得更豐沛,引發出我們本自具足的愛的能量的不同向度。

  巫帕迪可以引領你進入更深的生命探詢,因為那都是她經歷過的靈性成長旅程。她非常擅長發掘人的獨特天賦,在她的工作坊中,她能夠幫助你找尋到自己的生命之鑰以及你所擅長的探索工具,讓你不論是在職場、或是關係之中,都能為自己創造出更有意義的生活。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