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hogarden  最新消息  花園頻道  團體課程  個案諮商  奧修說  連絡方式

靜心中的伴侶關係

 

  有一些最基本的事必須要明白。

  首先,男人和女人是同一雙手中相對的兩隻手掌,是對立的兩極。

  這種生命的對立使得他們相互吸引。相距越遠,吸引力就越大;彼此之間的差異越甚,就越具魅力、美麗和吸引力。而這正是整個問題之所在。

  當他們走近的時候,他們希望走得更近,他們希望融入彼此的生命,他們希望合二為一,成為一個和諧的整體——但他們全部的吸引力是基於彼此的對立之上的。而和諧則恰恰基於對立的消失。

  除非是有意識的愛,否則它會帶來極大的痛苦,造成極大的煩惱。所有的戀人都是有煩惱的。這種煩惱不是個別的;它是事物的本質。他們原本或許不會相互吸引——他們稱之為墜入愛河——他們無法解釋為什麼彼此之間會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他們甚至沒有意識到潛在的原因;由此產生了一個奇怪的現象:最幸福的戀人往往是那些從未碰過面的人。

  一旦他們相遇了,使他們互具吸引力的相對性便會同樣演變成一種相互的衝突。在每一件小事上,他們的觀點不同,他們的態度不同。雖然他們說著同一種語言,他們卻無法相互理解。

  男人看待世界的方式與女人不同。比如,男人對遙遠的事情比較感興趣——他們關心人類的未來,他們關心遙遠的星球上是否也有生命存在。

  女人則會嘲笑這所有的荒謬。她只關心一個極小極近的圈子——關心她的鄰居,關心她的家庭,關心誰在欺騙他的妻子,而誰的妻于又與汽車司機共墜愛河。她的興趣極為狹隘,極具人性。她並不關心再生,她也不在意來世。她更注重實際。她關心的是現在,是此時此地。

  男人從不關心此時此地。他總是置身於千里之外。他全神所觀注的——是再生,是來世。

  如果伴侶雙方都能意識到他們的相遇其實是一種對立性的相遇,沒有必要使它成為一種衝突,那麼就有極大的可能去理解完全相反的觀點,並去接納它。這樣男女的共同生活才會是一種美妙的和諧。否則,那將會是一場無休止的爭鬥。

  總會有休戰的時候。人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地持續爭鬥,他也需要短暫的休息——需要養精蓄銳迎接新的爭鬥。

  男人與女人共同生活了幾千年,然而他們卻仍是陌路人,這是一個最為奇怪的現象之一。他們持續不斷地傳宗接代,但他們仍是陌路人。女性的觀點與男性的觀點之間是如此的對立,除非有意識地去努力,除非讓它變成一種靜心,否則就沒有希望過一種和平的生活。

  這是我最為關心的事情之一:如何讓愛與靜心更深入地結合在一起,從而使每對戀人都自動地變成為靜心中的伴侶關係——而每一次靜心都能令你非常地覺知,從而不再需要墜入愛河,使你能在愛中昇華。你可以有意識地、謹慎地找到一個朋友。

  你覺得與我在一起很愉快,你會感受到一段祥和、寧靜、充滿愛的時光,於是你自然而然會產生一個疑問,為什麼與我在一起會有這樣的感受,而與你所愛的那個男人在一起就不可能產生這樣的感受呢?

  這其中的區別必須要去理解。

  你愛我,但你愛我的方式與愛你丈夫、愛你妻子的方式不同。你對我的愛是非生理的;與我在一起,你的愛是一種完全不同的現象——那是精神的,而不是身體的。

  其次,你之所以會與我有聯繫,是因為你在尋找真理。我同你的關係是一種靜心的關係。靜心是你我之間唯一的橋樑。你的愛會隨著靜心的深入而不斷加深;反之也一樣;當靜心進入開花期的時候,你的愛也會盛開。但那是基於一個完全不同的層次。

  與你丈夫,你們便不是通過靜心相聯繫的。你們從沒有在一起寧靜地坐上一小時來感覺彼此的意識。你們不是在爭鬥就是在做愛,但無論你們做什麼,你們都只是與身體相關,與物質部分相關,與生物學相關,與荷爾蒙相關。你們並沒有與對方最深處的核心相連。你們的靈魂仍是分離的。在廟宇,在教堂、在法庭,你們只是身體結了婚,你們的靈魂相距甚遠。

  如果你希望與你的男人保持一種和諧的關係,你就必須學會更深入地靜心。僅有愛情是不夠的。

  愛本身是盲目的;靜心會給予它眼睛,靜心會給予它悟性。而一旦你們的愛情同時具有愛與靜心,你們便成了旅途中的伴侶。於是那不再是夫妻間一種普通的關係。它變成了探索生命之奧秘這條道路上的朋友。

  單獨一個男人,或單獨一個女人會覺得這條旅途非常的乏味,非常的漫長,就如同他們以前所感覺到的一樣:由於看到了這種持續的衝突,所有的宗教都規定,凡是要去尋求真理的人都應該捨棄對方——和尚必須獨身,尼姑必須獨身。但在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究竟有多少和尚多少尼姑修成道了呢?你甚至數不滿十個手指。千百萬個和尚與尼姑信奉各種宗教——佛教、印度教、基督教、伊斯蘭教——最終又怎樣呢?

  這條道路並不漫長,目標也並不遙遠。但是,即便是上鄰居家,你也需要用兩條腿走路。只用一條腿跳躍,你能走多遠呢?

  我要介紹一種全新的觀點,那就是男人與女人同處於一種深厚的情誼,同處於一種愛與靜心的關係,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那樣他們便可以在任何他們希望的時候達到目標。因為目標並不在你的體外,它是旋風的中心,它在你的靈魂深處。但是,只有當你們成為一個整體的時候,你們才能夠發現它,而缺了對方,你們便不可能成為一個整體。男人與女人是同一個整體的兩個部分。

  所以與其將時間浪費在互相的爭鬥上,還不如努力去瞭解對方。設身處地地為對方著想,試著用男人的眼光去看,試著用女人的眼光去看。四隻眼睛總比兩隻眼睛強得多——你可以看到一個全景;四面八方盡收你的眼底。

  但有一件事必須記住:那就是,沒有靜心,愛註定會失敗;它不可能成功。你可以假裝,你可以矇騙別人,但你欺騙不了你自己。你清楚地知道你所得到的所有愛的承諾都不會兌現。

  只有借助靜心,愛才會具有新的色彩,新的音樂,新的歌唱,新的舞蹈——因為靜心給予你一種悟性,讓你去領會兩極的對立性,而正是在這種領悟的過程中,衝突消失了。

  世上一切衝突都是由於誤解所致。你說某件事,你妻子理解成另一回事。你妻子說了某樣東西,你卻理解成別的東西。

  我曾經見到過共同生活了三、四十年的夫妻;但他們似乎仍像第一天在一起時那樣的不成熟。仍然是相同的抱怨:「她不理解我所說的。」共同生活了四十年,你卻沒能找出某種讓你妻子正確理解你,從而你能正確理解她的辦法。

  我認為除了靜心之外沒有別的出路,因為靜心可以帶給你寧靜和覺知的品質,讓你成為一名耐心的聽眾,讓你具有設身處地為人著想的度量。

  與我在一起時這是可能的:我並不關心你的生活鎖事。你來這裏原本是為了傾聽和領悟,你來這裏是為了精神上的成長。那樣自然不會有衝突,你無需作任何努力便可以達到和諧。

  你可以全身心地愛我,因為你同我的關係是靜心關係。如果你想同其他任何一個男人或其他任何一個女人和諧地生活在一起,你就必須把你帶到這裏來的氣氛和氛圍同樣地帶到你的生活中去。

  沒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但我們應該對症下藥。我想提醒你們的是,「藥物(Medicine)」一詞與「靜心(Meditation)」一詞源自於同一個詞根。藥物治療你的身體,靜心治療你的靈魂;藥物醫治你物質的部分,靜心醫治你精神的部分。

  人們生活在一起,而他們的精神卻滿是創傷;由此,小事情很容易傷害到他們。人們互不理解地生活著。所以,他們做的每一件事都將以災難告終。

  如果你愛一個男人,那麼靜心將是你所能給予他的最好的禮物。如果你愛上一個女人,那麼世界上最大的鑽石,英國王室收藏的著名印度大金剛鑽,便算不得什麼;靜心將會是一種珍貴得多的禮物——它會使你的生活成為一種全然的幸福。

  我們完全有潛力獲得全然的幸福,只是我們不知道怎麼樣去做。孤身一人,我們會極度地悲哀。共同生活,我們又會極度地痛苦。

  即使像讓一保羅·沙特(Jean-Paul Sartre)這樣一個極具聰明才智的人也不得不說他人就是地獄,獨身會更好過些,你與你的配偶無法和睦。他變得很悲觀,他認為與別人的共同生活是不可能的,他人就是地獄。通常情況下他的話是對的。但是通過靜心他人會變成你的天堂。讓一保羅·薩特卻對靜心一無所知。

  那便是西方人的不幸。西方人錯過了生命的花朵,因為他們對靜心一無所知,而東方人則是由於不懂得愛而同樣錯過了這生命的花朵。

  而對我來說,男人與女人是同一個整體的兩個部分,愛與靜心的關係亦是如此。靜心是男人,愛是女人。靜心與愛的結合便是男人與女人的結合。在那種結合中創造了超越人類的人——那既非男人亦非女人。

  除非我們在地球上創造了超越的人,否則就沒有多大的希望。但我感覺到我的人們有能力去做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事。

 

本文摘自:「靜心觀照」奧修出版社
 

奧修,身心靈,成長課程,心理課程,心理諮商,新時代,塔羅,命理數字,心靈成長,靜心,普那,兩性關係,共依存,譚崔,女性自覺. osho's friends: osho奧修神秘玫瑰,OSHO奧修文教中心,奧修禪卡,奧修塔羅牌。其他資源:關係花園,創見堂身心靈整合中心,阿南達瑪迦瑜珈靜坐協會,光之芽心靈診所,睿朋身心靈國際教育機構,you ok 身心靈成長中心,台灣心理諮商資訊網.